云野本想把人推开,可怀中的身躯格外冰冷。那瘦瘦小小的少年一个劲往他怀里钻,颤抖地双手紧抓着他的衣襟,看得云野心都软下来,竟一时狠不下心推开他。

    云野沉默片刻,在白荼背心轻抚两下,下定决心似的,伸手探向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白荼紧闭着眼瑟缩一下,像是想躲开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云野把他平放在火堆旁,按住他的手脚,居高临下看他,声音里透着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柔和,“你浑身都湿透了,把衣服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白荼听没听见,他很快不再动了,任由云野除去他湿透的外衣。

    云野将他的衣服搭在一旁烘着,回头看了看躺在火堆旁的少年。少年肤色极白,苍白的皮肤下隐约能看见青色的血管脉络,仿若一块脆弱易碎的暖玉,白得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云野不自在地移开目光,身体缓缓弯下,他身上的衣服滑落在地,山洞中只剩下一只成年灰狼。

    灰狼浑身覆盖着银灰色的皮毛,浑身皮毛油光水滑,体型健壮,四肢有力,看上去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灰狼走到少年身边,伸出爪子拨楞一下,将缩成一团的少年揽到自己怀里,用背部帮他挡住了洞外吹来的夜风。

    灰狼浑身皮毛细长坚韧,唯有腰腹处的皮毛较为柔软。少年躺在灰狼的肚子上,双手下意识在灰狼腰腹处暖和的地方摸索,不知碰到了哪里,灰狼低沉地“嗷呜”一声,一爪子把他的手拍开。

    这小蠢货碰哪儿呢??!

    云野愤愤想着,用狼爪压住少年不老实的手脚。

    山洞内柴火跳动,在石壁上映出一人一狼相拥的影子。

    云野渐渐沉入睡梦中,久违的,他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梦中茫茫雪山连绵不绝,寒风凛冽刺骨,正是云野前世进入太初秘境时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是天衍宗新入门弟子中的一位。

    那时的云野刚刚化形成人,一边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妖力,一边与其他弟子携手合作,竭力自保。就这么平平安安过去了六天,第七天时,太初秘境的出口准时开启,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,在雪山之巅。

    弟子们必须在第七天结束之前,从出口离开秘境,否则就算试炼失败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太初秘境出口附近,会汇集比以往更多的妖兽。

    众人经历一番苦战,终于在距出口关闭只剩不到两个时辰的时候时,来到了太初秘境的出口。可就在此时,一只空前强大的妖兽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时间所剩不多,若再与这妖兽缠斗,势必会错过离开秘境的机会。

    云野被同伴推出去对付妖兽。待他吸引了妖兽的火力后才意识到,他的同伴早已丢下他冲向了秘境出口。

    那妖兽极为强悍,就在云野将要落败时,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个年轻男子,在这七天内极为沉默寡言,云野甚至对他没有多少印象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人,从地上随意捡起一把别人落下的铁剑,一剑斩下了那妖兽的一条手臂,凌然剑光照彻整个雪山之巅。

    随后,那人回过头来,一个清亮干净的嗓音在他脑中响起:“刺它的心脏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云野下意识抬剑刺入妖兽的心脏,妖兽痛苦呼嚎,最终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倒地后的妖兽尸身化作一柄长剑,直到此时云野才知道,原来这就是负责镇守太初的妖兽。亲手诛杀妖兽之人,便可成为太初下一任主人。

    云野取得太初,正想与那人一起离开,可那人却朝他摇摇头,一把将他推进了太初秘境的出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云野看见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豁然坍塌,滚滚积雪铺天盖地,顿时将那人的身躯吞噬。

    那人救了他一命,他甚至连那人的姓名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之后,昭华仙君在他面前使出了同样的剑招。

    招数或许会有相似,可那清绝于世的剑意不容有假。在秘境中救他一命,助他取得太初的,就是昭华仙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白荼睁开眼时,身旁的柴火已然熄灭。他坐起身,身上暖融融的,半点寒意也无。衣服整齐地穿戴在身上,白荼拢了拢衣襟,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昨晚是不是有人脱他衣服来着?

    洞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云野走进山洞:“醒了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白荼点点头,张了张口,迟疑好一会儿,没把“你昨天是不是脱我衣服”这句话问出口。

    云野走到他身边,递给他几个果子:“先吃点东西。我四处看过,这里是个山谷,要想走出去少不了花上半日有余。当然,我可以御空飞行,只不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野居高临下看他,眼中流露出几分不信任:“你学过御剑么?”

    白荼支支吾吾没回答,拿起果子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果子酸甜适口,可白荼刚吃了一口,忽然觉得腹中涌上一阵不适。他下意识推开云野,跑到洞外的草丛边蹲下,阵阵干呕。

    可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云野在原地看着蹲在洞口那人,皱眉:“我摘的果子再难吃,你也不用这样吧?”

    白荼难受地捂着腹部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最近实在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白荼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还从没有生过任何病。可最近,先是精神不济,而后又是畏寒恶心,像是要把前一百年没生的病一口气全给补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先前帮云野驱除心魔时修为消耗太大,留下后遗症了?

    白荼可怜兮兮地蹲在洞外,不一会儿,云野走到他身边:“真不舒服?”

    他蹲下身,手指戳了戳白荼的脸,眼中露出一丝揶揄的笑:“你不会是怕我丢下你,才假装生病吧?”

    滚蛋。

    白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逗你的。”云野站起身,背对他弯下腰,“上来,我背你出谷。再耽搁下去,天都要黑了。”

    树林中寂静无声,白荼趴在云野背上,一偏头,恰好可以看见云野俊朗深邃的侧脸。

    白荼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他。

    云野这张脸长得极俊,眉宇间带着些桀骜,正是最容易讨小姑娘喜欢的长相。白荼听说过,天衍宗里的女修共分为两派,一半暗自爱慕昭华仙君,而另一半,都喜欢云野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张脸,的确很难不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长得好看,可你也不用眼睛都看直了吧?”云野忽然偏头,斜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白荼仓促收回目光,不自在道:“哪有说自己好看的,你害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实话?”云野扬眉,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轻笑一声,“没见识,见了我你都这样,若是见到我师尊,你还能走得动道吗?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倒是勾起了白荼几分好奇,白荼想了想,道:“你与我讲讲你师尊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讲的,”云野摇摇头,“昭华仙君的事迹天下皆知,你知道得还少吗?”

    白荼实在想知道自家徒弟是怎么看他的,循循善诱道:“可那些都是听旁人说的,你与他这么亲近,定然知道些旁人不知道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云野怔愣一下,弯了弯嘴角: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尊……并不像旁人口中那么冷淡无情,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。”云野眼神眺向远方的山林间,回想起昨夜那个梦,目光渐渐变得柔和,“他心怀善念,善良纯粹,对待在意之人,总会不顾一切地对他好,有时候,甚至将大局放得比自己还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这么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白荼把头埋在云野背上,耳尖发烫。

    他错了,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,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云野像是注意到他的反常,他回过头来,皱眉问:“说得好好的,你脸红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云野将白荼放下来,转身低头看他:“还说没有,耳朵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伸手捏了捏那滚烫的耳尖。

    白荼躲开他的手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云野步步紧逼,将白荼逼到一棵树下,抬手拦住白荼的去路。

    云野眯起眼睛:“你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荼心头咯噔一下,就听云野道:“……也喜欢我师尊吧?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我也喜欢昭华仙君。”白荼硬着头皮回答。

    云野皱眉看他,少顷,他低沉开口:“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云野居高临下看入白荼眼里,以一种极为霸道的口吻,冷冷道:“不准你这个小蠢货喜欢我师尊,只有我能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白荼愣了几秒,忽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云野皱眉: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还当你想说什么,原来是吃醋。”白荼越看自家小徒弟越觉得可爱,笑道,“这世上喜欢昭华仙君的人多了,你若每一个都要吃醋,忙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云野神色沉沉:“那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云野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向身旁的少年,不知为何,这少年分明与他的师尊没有半分相似,可他总觉得在这人身上,能看见师尊的影子。

    云野定定地看入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眸中,不自觉放柔了声音:“我的喜欢,与他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小崽子疯狂找存在感中~

    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柏原崇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三姐妹的轮舞10瓶;兮月、土拨鼠、伊川先生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