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荼气得胸口疼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到,在自己面前乖巧体贴的小徒弟,在外人面前竟是这种模样。要不是他现在还在隐藏身份,他恨不得——

    就在此时,云野忽然伸手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白荼没有防备,向后踉跄一下。随后,有什么东西紧贴着他眼前横飞过去,深深没入一旁的树干中。

    是一根尖锐锋利的竹箭。

    白荼当即意识到,他们恐怕是踩中了太初秘境里的陷阱。

    转瞬间,更多的竹竿从树林四处射出。白荼自然不会将这种小小的陷阱放在眼里,他正要避开,云野却闪身而出,一把扯住白荼的手臂将他拉开。

    二人身后,一排竹箭刺入地面。

    避过一波陷阱,云野放开白荼,淡声道:“当心点,小蠢货。”

    不许这么叫我,去你的!!

    白荼耳朵都气红了,狠狠瞪了云野一眼,没理他。云野却是饶有兴致地看他,竟觉得此人气鼓鼓地模样格外可爱,忍不住调笑一句:“怎么,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?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给我等着。

    白荼闭了闭眼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耐着性子道:“此处凶险,我们还是先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云野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眼底却并无笑意:“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没等白荼说完,云野忽然大步朝前走去,走向了树林更深处,只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这个人——!

    白荼气恼地跺跺脚,一路小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不听人把话说完?”

    云野头也不回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啰嗦了,是你先不理人的!”

    云野脚步一顿,白荼没有防备,一下撞在对方坚实的背部。

    白荼揉了揉脑袋,云野转过头来,眼神里透着冷意:“我与你直说,我现在没有功夫与你胡闹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会白荼的反应,继续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白荼一时哑然,想开口叫住他,却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在浓雾中。

    白荼浅叹一声,正要朝前走,忽然觉得腹中抽痛一下。

    那疼痛并不明显,就像是有人拿着小锤子轻轻敲打,可这放在白荼身上就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他早已脱离凡身,化为仙体,杜绝寻常病痛,怎么可能忽然腹痛?

    白荼掌心凝聚些许灵力,正要探查一番,前方传来浅浅的脚步声,一个人影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白荼抬头,云野阴沉着脸,居高临下地看他:“不是都让你走了吗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……这人怎么回事,这树林是他家开的吗??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不敢走这段路吧?”云野抱着手臂,一副“我已经看穿了你”的神情。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,白荼由衷后悔,当年为什么没有在与这狼崽子初次见面的时候,就把他掐死在沼泽地里。

    白荼心头默念几遍“这是自己养大的崽,叛逆也要忍着”,耐着性子道:“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白荼转身欲走,云野忽然开口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又怎么了?”白荼轻轻磨了一下牙,低声问。

    云野不耐烦道:“害怕就直说,装什么。我送你回去,免得回头你出局了还来怪我。”

    白荼默然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云野总算是答应与白荼同行。二人沿着来路返回,可当二人回到初入秘境时的那片空地上时,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云野转头对白荼道:“不太对劲,你自己当心。”

    白荼应了一声,环视周围。随即,他眼神一亮,快步走到一棵树下:“你来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云野走过去,那树干上有三道深深的沟壑,像是什么巨兽的利爪所致。

    云野道:“妖兽的抓痕。”

    白荼点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些许轻微的响动。

    白荼与云野对视一眼,快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草丛内,一名新入门弟子趴在地上,背部三道又长又深的伤口正往外渗血,染红了大片衣衫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看见两人走过来,那弟子艰难朝他们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白荼忙蹲下身帮那弟子检查伤势,云野站在他身后,粗略地扫了一眼,道:“救不活了,别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,白荼也立即意识到,那弟子伤势极深,又流了许多血,已经回天无数。

    那弟子一听这话,忙抓紧了白荼的衣袖:“不、不要,救救我,我不想走,我想进天衍宗,我……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的光彩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弟子身上泛起点点白芒,白芒消散后,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秘境中的死亡代表着试炼失败,在其中丧命的弟子,只被阵法传送离开太初秘境,而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这也是白荼与云野一路走来,没有看见任何一具尸体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荼站起身,皱眉道:“究竟什么妖兽这么厉害,竟一下害了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太初秘境内空间极大,每个区域各不相同,在传送阵法启动时,会随机将弟子分批,传送到不同的区域。方才与他们一道传送过来的少说也有二三十人,竟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全都淘汰。

    白荼抿了抿唇,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方才那群人里,好几个修为不弱,没道理联合起来连一只妖兽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忽然,二人周遭的地面狠狠震动一下。

    二人脸色同时一变,树林深处传来一声野兽的呼啸。一只足有成年男子高的花斑白虎跳出树丛,双目赤红,居高临下地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白虎怒吼一声,猛地朝二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中一道清亮剑光闪过,云野身后的长剑出鞘。可那直刺而出的剑锋只是从白虎的毛皮上划过,像是击在坚硬的石壁上一般,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白虎被剑意击退几分,身上半点伤势也无。

    云野“啧”了一声:“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正想继续上前,却见身旁的小少年从布包中掏出了什么东西,快速丢向白虎。白虎脚边炸开一个阵法,淡蓝色的结界牢笼般将白虎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云野问:“你哪来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白荼懒得解释,只是道:“困不了它多久,先走。”

    云野思索一下,没再说什么,随白荼朝树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二人一直跑到了树林尽头,可前方却是一方悬崖。云野蹲在山崖边,朝山崖下方张望。

    山崖下薄雾笼罩,隐约可听见流水潺潺。

    云野:“这就是你带的路?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太初秘境这么大,他一共只进来过一次,找不到路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

    更何况那次他根本没来过这个树林!

    白荼不想与他掰扯这事,道:“那妖兽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对劲。”云野道,“太初秘境哪有这么厉害的妖兽,能一次杀二三十个人,能在我全力的一剑下毫发无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有人动了手脚?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云野嘴角勾起:“为何不可能?”

    白荼语塞。

    这说到底只是一场试炼,就算在秘境中死亡,也不过是传送回到天衍宗罢了,根本无伤大雅。有什么值得让人在这里动手脚的,莫非……

    回想起方才那弟子说的话,白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白荼迟疑道:“他们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野:“为了昭华仙君。”

    云野眼中流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:“天衍宗对外宣称,昭华仙君有意在新入门弟子中挑选一名弟子收做徒弟。所以此次的试炼与以往都不同,对于前来参与试炼的人说,七日后顺利离开秘境的人越少,便越有利。”

    白荼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掌门以昭华仙君的名义,吸引弟子前来,却没想到,还没等入门,这些人先内讧起来。白荼已经可以预见,七日后恐怕不会有太多人顺利离开太初秘境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吧。

    白荼问: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云野皱眉看他:“我将你留在身边这么久已经是仁至义尽,怎么,你还想跟着我?”

    跟是一定要跟的,不然他进来的意义何在?

    白荼短暂思索一下,藏在袖中的手往自己大腿上狠狠一掐,朝云野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。落到云野眼中,就成了一个胆小瘦弱的清秀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荼双手局促地抓紧了自己怀里的小布包,小心翼翼地看向云野:“我不能跟着你吗?”

    云野垂眸看入那双泛着水汽的眼中,不知为何,心头忽然浮现起那日他心魔入体时,在梦中看见的师尊的模样。他一时失神,身旁的树林中再次响起虎啸。

    四五只花斑白虎从缓慢树林中走出来,皆是面露凶色。白虎走到二人面前,张开下颚,露出锋利无比的獠牙。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竭力避免与妖兽争斗,既是觉得没这个必要,也是担心云野会发现什么端倪。不过,比起其他,让云野顺利通过秘境,取得太初更为重要。

    白荼掌心悄然泛起些许灵力,就在此时,云野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白荼回过头去,后者面不改色道:“抓紧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手中的长剑一抛,纵身跳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悬崖下是一汪深潭,夜色已深,深潭旁的山洞内火光跳动。白荼跪坐在火堆旁,从头到脚湿了个透彻,无言地看着一旁生火的云野。

    好好的御剑术,居然因为多载了一个人就失控坠崖,害得他们一起落入山崖下的深潭里。

    这人平日到底有多么疏于练功??

    云野挑着柴火,偷瞄一眼浑身湿漉漉的白荼,难得有些过意不去:“抱歉,我第一次御剑载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也不算说谎。

    除开前世不提,这一世他的确修为不精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如今还不到金丹期,他空有一身功法,没有修为底子,照样难以使出。

    白荼知道自家徒弟是什么德行,瞥了瞥嘴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云野挑着柴火,偷瞄一眼浑身湿漉漉的白荼,低声道:“抱歉,我第一次御剑载人。”

    白荼撇了撇嘴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云野不满:“我救了你一命,你就不道声谢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多谢。”

    云野心满意足,又想起了什么,问:“你这小蠢货不会也想拜我师尊为师吧?”

    白荼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:“不、要、叫、我、小、蠢、货。”

    云野:“那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白荼沉默片刻:“……涂白。”

    云野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小蠢货我告诉你,我师尊不会收别的徒弟,你们不可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荼顿了顿,好奇问:“你怎么知道昭华仙君一定不会收徒?”

    收徒传闻是凌微君一手自导,白荼从没放在心上,更没在云野面前提及过,而云野也从没有问过他。

    这人是如何确信他不会收徒的?

    云野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,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敷衍道:“总之他就是不会。”

    夜色已深,洞口吹来一阵夜风,恰好吹到白荼身上。白荼狠狠打了个寒颤,只觉周身寒意袭来。

    而且,那寒意还越来越重。白荼耐不住地抱着手臂,轻轻搓了搓,不自觉将自己蜷起来。

    云野回头看他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。

    那清秀少年蜷缩在原地,脸色惨白,微不可察地发着抖。

    云野心底莫名一紧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荼嘴唇轻轻颤了颤:“……冷。”

    自从拥有仙体后,他许久没有体验过如此冷入骨髓的感觉,他将四肢紧紧蜷缩起来,试图让自己暖合起来。

    可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白荼意识渐渐混沌,迷糊间,他感觉有人靠近了他。

    温暖的热度让白荼身上稍稍回温,他本能地靠过去,伸出双臂抱紧了那个热源。

    云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云野:除了师尊我绝对不抱别人。

    白·小蠢货·荼:好的我来了。

    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我要改昵称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约有茶、微执、3620432110瓶;文素5瓶;侍樰、......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