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翌日,白荼醒得极早。

    许是昨日实在累得狠了,白荼睡了近期以来最安稳的一觉。他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,手指却触及了一个温热的事物。

    白荼睁开眼,云野放大数倍的脸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——!!!

    多年高冷仙君生涯练就的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,险些在这一刻功亏一篑。他条件反射般向后弹开,却被一条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好在白荼及时清醒,快速捂住了嘴,才没有真的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白荼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昨晚设下的光壁不知何时被打破,而他如今正躺在云野怀中,看这模样,估计已经这样度过一整夜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白荼只觉毛骨悚然,捂着嘴小心翼翼朝云野看过去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云野眼眸微微阖着,呼吸绵长,并未醒来。

    白荼稍冷静了些。

    云野的睡眠一向不浅,最近又一直辛苦练功,说不定比他睡得还死,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。白荼自我安慰般想着,缓慢推开云野的手臂,从他怀中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荼如释重负,一口气还没喘匀,抬眼却对上了云野一双睡意稀松的眼睛。

    白荼吓得险些又是一蹦跶,他强行维持镇定,心跳得几乎要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云野揉了揉眼睛,朝他歪头一笑:“师尊早呀。”

    “早……”白荼硬着头皮回答。

    云野:“师尊昨夜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白荼迟疑地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睡得很好。”云野坐起身,揶揄笑道,“不过,若师尊没有一个劲往我怀里钻,嫌我抱得不够舒服,一连变换好几种姿势的话,或许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白荼一怔,脸轰然红了:“当、当真?”

    云野弯了弯眼睛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白荼侧过头,用背部用力抵着冰冷的墙壁,强迫自己冷静……这要怎么冷静?!

    他怎么会这么丢人啊啊啊——!

    “不过无妨,”云野凑到白荼跟前,声音带着几分低哑,补充道,“师尊昨夜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云野满意地看见自家师尊的神情变了又变,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,浮现出一副介于尴尬与羞愧之间的微妙模样。

    他欣赏片刻,才悠悠承认:“骗你的,师尊昨夜睡得很安静。”

    白荼除了刚开始不怎么老实外,后来一直安安静静躺在云野怀里,乖巧得云野心里邪火直冒,直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。

    白荼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他轻轻磨了下牙:“云野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白荼:“去把昨日吩咐你的剑法再练四百遍,练不完不许吃饭。”

    云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云野再朝他撒娇,白荼抬手一挥,直接召来一道清风将云野卷出了卧房。

    房门重新合上,白荼气鼓鼓地坐在床上,脸上热度久久未消。

    余下几日,白荼鲜少与云野见面,一直到试炼大典当日。

    这日一大早,白荼随掌门来到了天衍宗主峰的演武场上。演武场上人声鼎沸,其中还夹杂了不少来凑热闹的天衍宗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不是冲着新入门弟子来的。

    云野要参加试炼大典的消息在天衍宗不胫而走,天衍宗对外表示是昭华仙君有意让云野补上试炼,可传到外人耳中,就是昭华仙君当真想将这人赶出天衍宗的证据了。

    毕竟,若云野连太初秘境都走不出,那他还有什么脸做昭华仙君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过任凭外界如何猜测,白荼与云野这两个当事人全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白荼百无聊赖地坐在高台上,眸光扫过台下即将进入秘境的弟子,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天衍宗并不限制弟子们携带法器进入秘境,因此众人大多带着不少行李。可反观云野,他站在人群最后方,浑身上下只背了把门内弟子练习所用的普通长剑,看上去兴致缺缺,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白荼在看他,云野抬起眼皮,对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白荼仓促地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见,在他移开目光后,云野的眼神稍稍暗下来。

    负责试炼大典考核的长老开始宣布进入秘境的注意事项,云野只顾着盯着高台上那抹白色的身影,心头不由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师尊会与他一道进入秘境。

    就像前世那样。

    前世,白荼变作了一个普通的新入门弟子,与云野一道混入太初秘境,在秘境中助他良多。

    如今来到演武场上,发现那人好端端坐在高台上,他心中不可避免地涌现出了些许失落。

    云野“啧”了一声,敛下眼。

    因为这点小事就乱了心神,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。

    长老交代完注意事项,由凌微君正式开启秘境。

    偌大的演武场上卷起一阵飓风,飓风中央缓慢裂开一道裂缝。那缝隙越来越大,耀眼的白芒从裂缝中显出,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秘境——开启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落下,白芒绽开,顿时将所有围聚在演武场上的新弟子包裹其中。光芒褪去后,演武场上已经没有那群弟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演武场上空出现几个光屏,映照出太初秘境如今的景象。

    白荼轻轻舒了口气,依靠在椅背上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再睁眼时,他周遭的光景已浑然不同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昏暗的树林,林中雾气弥漫,阴沉沉的,透着股诡异。白荼眨了眨眼,低头打量着自己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荼先前答应了掌门会参加试炼大典,自然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在太初秘境开启的瞬间,从神魂中分出三成化身,与其他弟子一起进入了秘境。

    他如今穿着与其他人一样的天衍宗入门弟子服饰,身形比他原先稍矮小瘦弱些,背着个小布包,看上去格外弱不禁风。

    这张脸并非他前世用过的那张。

    白荼抱紧了怀中的布包,还没等他寻到云野的踪迹,便听见有人开口:“这就是太初秘境?看起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模样,俊朗高挑,腰际配一把长刀,刀身隐隐显出灵压。

    白荼粗略一扫,此人修为应当不低。

    由于凌微君放出了昭华仙君有意在新入门弟子中收徒的消息,因此今年报名入门的弟子中,半数都是从别门别派而来,有些修为底子的修真人士。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闯过太初秘境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娃娃脸少年扯了扯他的衣袖,低声道:“尹师兄,还是当心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有人接话,“依照方才长老所言,秘境中时不时会有妖魔袭击我们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妖魔很厉害么?我们该怎么御敌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这几日我们都不要单独行动,互相扶持,扛过这七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试炼大典共有七日。所有新入门弟子一同进入秘境,在秘境中渡过七日,并在七日后寻到开启的秘境出口,顺利离开秘境,则视为试炼通过,可正式成为天衍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而未能顺利离开秘境,或在秘境中遇险失败的弟子,则会被传送离开太初秘境,并失去留在天衍宗的资格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试炼弟子而言,只要稳妥度过七日,便可顺利通过试炼。

    众人待在一处,总不会再惧怕妖兽。

    众弟子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定下了方案。最先说话那人听了他们的话,却像是对此漠不关心。他朝前踏了一步,道:“听闻昭华仙君的亲传弟子也在这里?不知师兄可否走出来,让大家见上一见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云野自从来到天衍宗后,从没有在人前露过面,新入门的弟子自然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人群之后,云野无声地嗤笑一下,转头走入树林当中。白荼看着云野离开的方向,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连忙抱着小包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议论纷纷的众人根本没注意到队伍中少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林中雾气极重,难以视物,白荼不敢轻易使用法术感应对方的位置,只能循着记忆追上前去。刚走出一段距离,白荼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: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白荼回过头去,云野背靠在一棵树下,抬起眼皮看他,神情冷得令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云野在白荼面前向来乖巧,从没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过话,白荼一时有些不适应。想到自己如今扮演的角色,他朝前走了两步,低着头轻声道:“方才他们说,不要单独行动。”

    云野没有答话,片刻后,他的头顶传来一声轻轻的嘲弄。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云野停顿一下,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嗤笑,“更何况,你现在不也在单独行动么?”

    云野这语气绝对不算客气。

    白荼并不恼怒,耐着性子道:“我是担心你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我?”

    云野走到白荼面前,抬起他的下巴,眯起眼睛,像打量猎物一般上下打量着白荼。

    白荼如今的就是个清秀少年的模样,娇小的身躯比云野矮了不少,眼神清澈无害,像极了某种毫无攻击力、只能任人揉捏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怎么看,都是需要被人保护的那个。

    须臾,云野冷笑一声:“就凭你这个小蠢货?”

    白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白荼:我给你三秒钟跪下来给我道歉!!

    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微执20瓶;清炒秋葵~~~、木夕儿10瓶;比比9瓶;......5瓶;子非鱼3瓶;土拨鼠、circle-circle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