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柯学的空想物语 > 276.顶楼风
    “不会吧,蛋糕吃到饱餐厅已经不能进去了吗?

    二楼,通往餐厅的楼梯位置排满了人,园子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蛋糕餐厅的服务生不好意思道:“是的,因为客人比原先预想的还要多得多,蛋糕的数量不太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让人蛋糕吃到饱,就应该事先准备很多蛋糕才行嘛。”园子气恼道:“很多,很多!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服务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忱幸,以后你店里可不能这样。”园子说。

    忱幸知道她现在的心情肯定很郁闷,也是笑着应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几人忽然听到了从外传来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园子耳朵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停车场方向。”毛利兰不太确定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一声凄厉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柯南眼神一动,拔腿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柯南。”毛利兰下意识喊了声,不过还是马上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人跑到停车场后,看到了围观在那里的人,正是先前在电梯门口碰到的几位。

    而在两辆车之间的停车位里,则趴着一个穿黑色毛衣的男子,身下晕开大片的血迹,已经没气了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柯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正在倒车的时候,这个人突然从上面...”先前跟昼川利子聊天的鹿仁女士脸色一变,“等等,这个人不就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上住。”旁边的鹿仁先生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是什么人啊?”昼川利子忽然指着楼顶方向,“刚才楼顶上有个可疑的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场间几人下意识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有看清吗?”柯南连忙道。

    昼川利子犹豫道:“我见过那件衣服,也许是我认识的人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姐姐,你们快点通知警方,然后跟警卫先生一起监视这里。”柯南凝声道:“忱幸,我们跟这几位一起到楼顶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忱幸看了昼川利子等人一眼,着重是观察了她一会。

    --倒不是有什么证据,因为楼顶太高,再加上他过来的晚,也没注意到底有没有对方所说的那么一道人影,只是下意识的怀疑罢了。

    搭乘电梯到楼顶,电梯门打开的时候,背对的柯南一时不察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忱幸伸手抓住他的衣领,“这部电梯,是前后各有一扇门。”

    柯南好奇地打量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出来呢,昼川女士?”鹿仁女士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留在这里好吗?”昼川利子扶着电梯,“我觉得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是你先看到那个人的。”鹿仁先生皱眉。

    电梯的插曲过后,几人迅速赶到了楼顶,风里,他们所看到的只是一片空旷。

    楼顶的护栏墙上,放着一双鞋子,下面压着一件外套。

    “鞋子摆在外套上面,是自杀?”鹿仁先生说。

    “那昼川女士看见的人影是谁呢?”鹿仁女士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这件外套被风吹得飘起来,让我看错了吧。”昼川利子自责道:“都是我的错,都怪我说了那些话把他逼入绝境。”

    柯南却是很确定道:“不,这不是自杀,我看这应该是...”

    “凶杀案。”身后,有人含笑开口,“对吧,柯南?”

    柯南一怔,回头就看到了之前的渔夫帽,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凶杀案?”鹿仁女士问道:“难道你有亲眼看到是什么人,把他从这里推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刚才在无意间听见了你们几位的谈话,说那位掉下去的男士好像喝醉得很厉害。”渔夫帽摸了摸耳垂,“嗯...不是偷听,而是因为工作的需要,所以我的听力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柯南疑惑地看他一眼,工作的需要?

    “可是你为什么说不是自杀呢?”鹿仁女士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,鞋子都摆的整整齐齐的呢。”鹿仁先生也说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大家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,过去我也曾看到过许多跳楼自杀的命案现场,几乎所有的遗体都穿着鞋子。”渔夫帽轻笑道。

    柯南又抓到了他话里的重点--看到过许多跳楼自杀的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“不过,可能是因为电视或电影制造出来的印象太有影响力了吧,只要把鞋子整整齐齐地摆在屋顶上,就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渔夫帽侃侃而谈,“让观众有这样的印象,就比较容易表现出戏剧里的张力,就像在从前的推理剧中,经常看到上吊自杀的人,嘴角总是流着血一样。这些都是不合理的表现手法。

    其实上吊根本就不会流血,只是让观众容易看出那个人已经死了,而惯用的桥段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或许因为看过那样的影视画面,所以当自己要跳楼自杀的时候,有些人就会想说应该把鞋子脱下来摆好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坠楼的那个人喝得烂醉如泥,还说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从醉酒中清醒过来。要在醉醺醺的状态下自己把外套脱下来,鞋子整整齐齐地摆在衣服上,我想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某个不相干的人为了恶作剧而摆放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,但因为鞋子位于死者的正上方,这个可能性因此排除。”

    渔夫帽轻呼口气,面带微笑地看向众人,“归纳以上几点,应该是为了让大家误以为是跳楼自杀,所以凶手才会故意把鞋子整齐地摆在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向柯南,“你说对吗,小朋友?”

    莫名被点名的柯南愣愣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那么凶手在什么地方?”昼川利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应该很快就会被抓到了吧。”渔夫帽说道:“因为我在刚才上来这个楼顶之前,已经拜托过正在监视电梯和楼梯的警卫人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鹿仁女士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鹿仁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叫做世良。”渔夫帽叉腰一笑,瞥了眼某个一直盯着自己的小学生,“跟这位小朋友一样,也是侦探。”

    柯南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警笛声,世良真纯笑了笑,“我们还是先下去吧,想必警方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柯南走在后头,轻轻拽了拽忱幸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对这个人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挺能打,目前没感觉到什么敌意。”忱幸说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她的出现...”柯南摇摇头,“也可能是我多想了。”